天涯,明月,老——赫尔辛基,Helsinki


实际上天涯明月老跟赫尔辛基没什么太多关系,

只不过我弄好赫尔辛基老城区的照片时,恰逢我在听这首歌,
于是就凑了一起。
这首歌是看快男时听到的一个叫做delay组合的原创歌曲,
这个时候看快男也许比较out,现在应该是世界杯的天下,
可是我对于中国风的歌一向青睐,尤其是如此“勾人”的声音唱出来,更无法抗拒。
这是一个非常会唱的组合,两个人的声线都非常有特色,也许他们不能获得很好的名次,但是如果他们出CD,我去买。
如果硬是要说上些关联,赫尔辛基在欧洲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城市,
颇有几分天涯明月老的遥远,苍凉与透彻。
照片中的景物都在城区,步行半天足矣。
Helsinki_Finlandia Hall
Helsinki_Finlandia Hall
 
Helsinki_Finnish National Opera
Helsinki_Finnish National Opera
 
Helsinki_Helsinki CathedralHelsinki_Helsinki Cathedral
 
Helsinki_Helsinki CathedralHelsinki_Helsinki Cathedral 2
 
Helsinki_National Museum of FinlandHelsinki_National Museum of Finland
 
Helsinki_Park中的一泓秋水Helsinki_Park
 
Helsinki_Sibeliuksen PuistoHelsinki_Sibeliuksen Puisto
 
Helsinki_Temppeliaukio ChurchHelsinki_Temppeliaukio Church Cross
 
Helsinki_Temppeliaukio ChurchHelsinki_Temppeliaukio Church
 
Helsinki_Toolonlahti TolovikenHelsinki_Toolonlahti Toloviken
 
Helsinki_Uspenski CathedralHelsinki_Uspenski Cathedral 2
 
Helsinki_Uspenski CathedralHelsinki_Uspenski Cathedral

 

delay组合《天涯
       天涯,明月,老。
  岁月,风霜,刀。
  弱水三万里,我柔柔唤你,又如何能听得到。
  故乡,父亲,老。
  人间,寂寞,逃。
  陌上烟雨遥,我遍寻不着,你萧索面容已渺。
  能再见你一面,就好。
  喧闹半生每一分每一秒,
  不过垂垂一老。
  风花雪月你通通都不要,
  我拿什么换你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