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节之旅——特里尔(Trier),德国最古老的城市


特里尔在德国,离卢森堡30公里左右,从卢森堡往返的火车8.4欧,时间40分钟。

特里尔是一个建筑的大观园,从古罗马时期一直延续至今。
同样的,我去的时候雨一直下,整个城市显得阴沉沉的,照片也缺少亮眼的色彩,
真的很希望夏天赶快到来啊。
到特里尔火车站的时候,竟然看到老式的蒸汽机车,赶紧拍一张,可惜只看到背面。
Trier_机车头
在火车站游客中心要了地图,根据地图上的线路,就直奔古城而去。
火车站前直行500米左右,就到了古城门。这是全世界现存最大的古罗马城门之一。
Trier_黑门
进了城门就是古城的核心地带,往前不远就到了中心广场,曾经有人评价这是欧洲最美丽的广场,
不过仁者见仁,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候选。个人觉得锡耶纳广场,布拉格广场,罗马西班牙广场等等,都很漂亮。
Trier_中心市场
中心市场东边不远处,就是拥有1700年历史的德国最古老的主座教堂,特里尔大教堂。
他是基督教的一个圣地,因为其中珍藏有圣衣——耶稣长袍。
而紧挨着大教堂旁边的哥特式教堂是德国最古老的哥特式教堂——圣母教堂。
Trier_大教堂和圣母教堂
大教堂内部空间很大,不过据说这只是古罗马时期的四分之一规模。
Trier_大教堂内部
教堂是经过若干世纪不断修建的,这个墓室修建于11世纪。正中发光出存放圣人圣物。
Trier_大教堂中墓室
教堂内有诸多精美的雕像。如圣母圣子的雕像。
Trier_大教堂内圣母像
就算是王侯将相,也逃不脱临了的夺命飞镰。
Trier_大教堂内雕塑
尽管经历了1700多年的风风雨雨,现在他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宗教场所,人们在这里赞美上帝,感谢上帝。
Trier_大教堂内
教堂后方有一个墓园,从墓园看教堂的主体建筑,就会发现各种建筑风格,
古罗马式,哥特式,巴洛克式的建筑错落有致,有机地结合在一起。
Trier_大教堂和圣母教堂墓园
出了大教堂,往南走一小段路,另外一座古罗马时期的建筑——君士坦丁大殿就出现在眼前。
这是古罗马时期留存至今最大的单间殿堂,是君士坦丁大帝的加冕殿堂。
不过我看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工业革命时期的工厂,红砖房,大玻璃窗。
Trier_君士坦丁大殿
殿堂内部的设置非常简单,当然这正是新教教堂的特色。
虽然也是很长时间的历史,但现在仍然在使用。
Trier_君士坦丁大殿内
君士坦丁大殿得以保存至今,要归功于旁边17世纪建造的选帝侯宫将其也纳入其中。
选帝侯,顾名思义,就是有权选举皇帝的诸侯,呵呵。
Trier_选帝侯宫
特里尔另外还有许多古罗马时期的浴场。
最著名的是地面上还留有防守墙的皇帝浴堂,而特里尔还有广场浴堂,芭芭拉浴堂等,
去意大利罗马的时候也是有很多浴堂,难道是因为古罗马人都特别爱干净,天天洗澡不成?
原来洗浴中心这个东西不是现代人为了享受才发明的。
Trier_皇帝浴场
浴堂还真的很是壮观,有250米长。
地下坑道保存完好,从加热的浴池,地下供暖系统,火炉,进水出水道,一应俱全。
这么宏伟的建筑,小小特里尔就有好几处,
仅仅用来洗澡太浪费了,我一度认为古罗马人谈生意啥的估计都是在这里进行的?
兴许赤身露体的谈,更加坦诚吧。
Trier_浴室的通道
从君士坦丁大殿往西直行不远,有一个喷泉,叫做乔治喷泉,10.6米高,是献给选帝侯乔治的。
Trier_乔治喷泉
特里尔城不大,就建在摩泽尔河畔。
Trier_摩泽尔河
摩泽尔河畔还有中世纪建造的吊车,非常奇特的造型。
Trier_Krahnen
最后,作为生长在红旗下的好同志,我不得不隆重的介绍以下景点。
特里尔是共产主义的创始人,伟大导师卡尔马克思的家乡!
现在他的故居已经开辟成博物馆。
很多同胞在留言簿上留言。
Trier_马克思故居
特里尔历史悠久,风格多样,文化遗产丰富,还有摩泽尔河等自然景观,非常值得去仔细参观游览。
Advertisements

后青春的诗——斯图加特


如果不是因为木头,斯图不会列入我的行程。
而斯图,也没有让我失望。
stuttgart 106

街边的喷泉

坐火车到斯图需要4个半小时的时间。
如果这在中国,实在算不得多远的距离,
然而在欧洲,却已经是两个不同的国家。
在苏黎世换乘到斯图的列车一路向北,
沿途的风景倒是着实不错的。
半个多小时,就看到了莱茵河,欧洲最大的瀑布在轨道旁奔腾而下,
之后火车驶入德国境内,穿过茂密的黑森林,奋勇向前。
到达终点之前,火车在斯图城外绕了大半圈,
窗外红顶的小屋一排排站在山坡上,很好看,让我对斯图有了一个好的印象。
stuttgart 085

Neckar河上的木桥

或许是因为就要见到木头,
又或许因为真的是一个好天气,蓝天白云红顶屋,
我的心情变得明快起来。
stuttgart 033

Scholssplatz(城市中心,纪念碑和新皇宫)

木头早早就等在车厢外,
2008年3月1日到2009年2月28日,
整整一年的时间,我们终于在异国他乡再次相见。
当年分别时以为很长时间将无法再见,
谁又能想到命运安排的如此巧妙。
这让我想起远方的晓波和永红,当初到美国也是一样的感觉。
我想,坚定的友谊,距离也无法战胜。
stuttgart 113

保时捷博物馆,我梦寐以求的保时捷

木头看起来没有太多变化,只是我知道,经历了一年的风雨,大家都成长了。
我们不再为了生命狂欢,为爱情狂乱。
一个重逢的拥抱,斯图的天空,很蓝。
stuttgart 036

konigsbau(1860)

朋友,总是令人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