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餐! 展览~ 礼佛?



过了一个极为辛苦的周末,因为一直都在忙,为自己也为别人!

昨天本科毕业两周年后又和诸多同学相聚在北大28楼门前。回到许久不回去的北大校园,走进校园,感觉一切都变得陌生起来,看见的是一张张年轻的面容,北大已经不是我的北大,而是他们的了。终于到了久违的宿舍楼,曾四年朝夕相对的面容又清晰的出现在面前,原来什么都没有变,只不过是大家都成熟了。吃饭,喝酒,回28楼撒尿,……好像回到从前。只是不过是好像,有些事变了就不会回来了。怀念我的大学时光,怀念那一段美丽的光阴,也怀念那些人,那些事!

今天上午又和同学相会在北大西门的拱桥上,见到了未明湖,还是那个样子,可是当年在湖边徘徊的人已经换了一波又一波。碰头后到海淀展览馆看“十五科技成果展览”,总体感觉没有太多意思,什么机器人,感觉也是傻乎乎的。国家在有的方面与国外的技术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不过其实也有很多不错的东西,只不过我没有理解其中的内涵。BTW,终于看见了传说中的“纳米领带”,不是很震撼!

下午和朋友去法源寺,法源寺是北京城最古老的庙宇,的确没有让我失望。

虔诚的善男信女叩首磕头,我想有信仰的人真好。在这个世上,有人信仰爱情,有人信仰权利,有人信仰金钱,我信仰的是什么?一时间开始怀疑自己到庙里的动机,当我内心有困难的时候我想到了来寺庙里解脱,可是当我愉快的时候呢我为什么不来庙里分享这种愉悦呢?我只不过想来放下我的伤心事,一时间在佛像庄严前,竟然不知道该不该拜下去,祈求些什么。我想快乐时我没有来礼佛,那么伤悲时候我拜佛有没有用啊?

佛教说放下七情六欲,得到的是大快乐,可是我总想不通,没有伤悲,哪有什么快乐。佛祖拈花示众的时候面上带着微笑,他在欣喜什么?佛祖慈悲,他在悲伤什么?佛祖也是有喜有悲的吧,他是在为众生的愚昧伤悲,为众生的一个小小进步而欣喜吗?所以他也一定愿意听我诉说我的快乐与伤悲,我叩首,我对佛说:我很伤心,我不想再伤心了。佛祖颔首低眉,他心中一定在想为什么堪不破,就是堪不破呢?我说:我会努力做个快乐的人。钟磬齐鸣,梵音四起。

夕阳西下,倦鸟归巢,庙里的僧人开始做晚课了……

云蒙山


实验室到云蒙山玩,周五出发的,周日也就是今天中午才回来。回来觉得好累,一觉睡到下午七点。现在整理一下,发流水帐还有照片啦。
周五上午十点出发,中午到达雁栖山庄,就在雁栖湖旁边,条件和服务都不错,也许是因为刚开张的缘故。整顿一下,吃中午饭,口味还好。下午两点半报告会就开始了。一直开到六点,由于时间的关系,有几个人就没有做报告,其中包括我,不知道是庆幸还是难过,庆幸是因为不用做报告,难过是因为毕竟认真准备了PPT,也有新的东西可以讲。开完会就可以吃饭啦。

这是一顿喜悦而又“悲壮”的晚餐。有三个人在这几天过生日,大家一起为他们庆贺,于是奶油横飞,可怜的我也没有幸免于难,不过哼哼,那三个寿星被我搞的才惨,特别是……,哈哈哈(周星驰式笑)!
晚饭后,去参加休闲娱乐项目。乒乓球,台球,保龄球,羽毛球,卡拉ok,游泳……唱歌的时候,终于发现实验室卧虎藏龙,唱歌好的人很多,特别是小楠楠唱歌,真是让在场的女生直发花痴啊。所以我在考虑以后是不是该封口了,就俺这水平还是不要出来吓唬银啦。这些活动结束后,回到房间开始打升级,郁闷至极的是被Lily定性说过不了4,果然最后的结果是A:4!谁能比我惨~~~~~~~

第二天一早整装出发前往云蒙山,其实觉得还是叫云梦山更好听些。说实话,风景真的很一般,但还是第一批爬到了山顶,无限风光在险峰,不觉得!不过在短短时间内征服了一座“高山”(仅限于北京地区,1413.7m)还是很令人欣喜的。当然这样的代价就是——屁股疼!照片主要都是云梦山的风光,拍摄技巧还不好,估计是不能吸引人去玩了。

晚上同样是休闲娱乐的项目,具体的就不说了,不过要提到两点:1.打保龄球竟然打了172分,有生以来最高分!2.第二次打花式台球竟然赢了一局,主要是凭借狗屎运一不小心把九号球打进了。回到房间再战江湖,勉力支撑到凌晨4点半,再次铩羽而归,嗨,只有一个原因,打牌水平太差。

结束战斗之后,躺了一会,就启程回家啦。终于写完了,大家还是看照片吧。